National Sections of the L5I:

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呼吁成立第五共产国际

Printer-friendly versionPDF version

乌戈·查韦斯总统在加拉斯加的一次群众大会上呼吁成立一个第五共产国际组织。这是来自第五国际联盟国际事务秘书处的关于此事的公告。

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在11月20日召开于加拉斯加的“激进党派国际会议”上宣称他打算采取行动组建第五共产国际,他的这一提议赢得了全场来自39个国家代表的热烈掌声。他们在会上签署了一份称为《加拉斯加协议》的共同宣言。

第五国际联盟在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主张对于资产阶级在经济全球化,新自由主义和反恐战争的旗帜下所进行的对工人阶级的社会和经济状况的改善所采取的攻击,迫切的需要全球范围的有组织的反击。在过去十多年中的许多关于反资本主义,反战运动的国际论坛中,我们都曾倡议过采取具体措施建立一个新的全球化的社会主义革命党派——一个第五共产国际。

许多自认为是列昂·托洛斯基和V.I.列宁追随者的团体对此作出回应,他们争辩说对于建立一个新的共产国际的呼吁只是一种空想主义的行为。他们说时机尚未成熟,由于没有武装力量愿意,甚至思考过要采取这种行动,因此这一行动仍“ 为时过早”,或“过于超前”。也许查韦斯的倡议能够唤醒这些人——尽管2008~09年的国际经济危机都没能做到。实际上,对于那些自称为是反资本主义团体,是来源于“托派”,“毛泽东主义”或“共产主义”的人来说,最后不得不由乌戈·查韦斯提出这一呼吁,不能不说是一个讽刺。这清楚的显示出那些所谓的“极左派”在为当下形势做出定位时有多么不明确和不勇敢。
尽管如此,革命党人们却不能同意去信赖一个由资产阶级国家领导提出的建立国际工人联盟的倡议,因为这个国家同样在维护资产阶级对生产资料的占有,并且以常备军队和警力压制来对付委内瑞拉的工人和穷人,从而进一步巩固资产阶级的力量。当然,查韦斯曾多次与美帝国主义发生冲突,并在大众压力下对医疗和教育进行了改革。但是,正像他自己在呼吁建立第五国际的演讲中承认的那样,无论查韦斯曾与美国,美国在拉美的傀儡:哥伦比亚阿尔瓦罗·乌里韦政权,或在委内瑞拉境内的商业大亨,地主精英集团发生过多少次冲突,委内瑞拉仍然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国家机器也是资本主义的,这,是一个核心问题。
一个与这样一个国家相联系的共产国际不会成为一个致力于社会主义革命的工人阶级的共产国际,而只会是一个披着社会主义外衣的被资本主义民族主义者们所操控的组织。如果它是在查韦斯及其资产阶级政权的庇护下建立起来的,那么它将永远无法为阶级独立做出规划。它将成为查韦斯,卡斯特罗,和他们其他盟友的一项华而不实的保障机制。实际上,它甚至有可能会成为像墨西哥革命制度党,阿根廷贝隆政权(经常被查韦斯以“左派”的反面例证提出)那样公开反对工人阶级的亲帝国主义政权。我们不应忘记对于最近艾哈迈迪·内贾德对伊朗那些为争取民主而斗争的工人,妇女和青年的残酷镇压及罗伯特·穆加贝一直长期在津巴布韦所做的同样事情,查韦斯所采取的是赞同和支持的态度。

在二十一世纪这样一个严峻的,实际上是资本主义发生危机的历史性的时代,那些“进步的”或“反帝国主义的”,民族资产阶级战略联盟们不会提出建立一个共同的工人国际组织,并且这些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们会捆住工人阶级的手脚,将他们领入资本主义的局面中。而这将把通往社会主义革命和工人阶级政权的道路截断。这将重复斯大林控制下的共产国际的错误和罪过。把共产国际依附于任何特定国家的外交政策,包括工人阶级国家,都将为共产国际打下一个不健康的基础。
然而,抛开查韦斯计划中的资产阶级特性,这位委内瑞拉总统找到了一个真正的人民的需求。一个成百上千万正在资本膨胀和帝国主义统治中挣扎的工人,农民和穷人共同的需求。为了击退老板们的剥削,为了不让政府强迫工人们为经济危机埋单,也为了阻止反动的民族主义“解决方案”,工人阶级确实需要一个新的,战斗的,革命的共产国际。积极的回应这个需求是很重要的。
因此,对于查韦斯的呼吁进行简单的貌似坚持原则的消极批评,将会使我们忽视这个紧急的课题。工人阶级和世界贫苦大众都需要一个共产国际,并且就是现在!人们需要它来击退让他们为危机付账的企图。他们需要它来结束帝国主义一系列的征服和占领的战争。他们需要它来救助那些受压迫的民族,像巴勒斯坦人和斯里兰卡泰米尔人。

由于资本主义体系,工人阶级和全世界被压迫的人们正在被一段时间以来的正在不断加剧的混乱所威胁。他们面对的是大规模的环境破坏和经济大国间为了重新瓜分世界自然资源和劳动力资源而发生的新的冲突,这些冲突只能在一场新的世界大战中结束。人们需要一个独立于所有国家及其掌权者的全球性的社会主义党派。

因此,把力量集合起来并且召开一个他们组织的会议是所有自认为反资本主义者的义务,像法国的“新反资本主义党”,所有成员都称自己为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列宁主义者,托派……像这样的一个会议必须讨论一个行动计划,这个行动计划是关于协调我们的防御性斗争,并将其转为对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的革命反击。这个会议还必须讨论需要何种类型的组织来捍卫这个计划。

我们第五国际联盟——可能的话——将会在查韦斯2010年的集会上呼吁所有那些支持建立一个基于无产阶级的独立性和新的革命计划的新型共产国际的人(不管他们现在把它叫做什么,也不管届时会有多少支持者)在2010年加入我们的部队,并面向这个目标真正开始采取行动。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