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Sections of the L5I:

在新疆乌鲁木齐种族关系紧张

Printer-friendly versionPDF version

本文将论证:发生在中国的种族暴乱是资本主义剥削和中国国家刻意的种族隔离政策造成的恶果。

官方公布的数据称暴乱导致了156人死亡和上千人受重伤,几乎全部是汉族人。在互联网被封杀前所公布的非官方数据则显示足有600人在冲突中丧生,主要是维族人。不管是哪个数据都表明了,这场发生在乌鲁木齐的暴乱不是一次种族斗殴的插曲,而是自20年前天安门大屠杀后最血腥的一个社会动乱场面。

从短期的、地区性的水平上看来,这场暴乱可以被视为一个资本主义城市中紧张种族关系的产物。这个城市在过去十年中得到了飞速的发展,因而本土的维族人民现在只是一个占少数的贫困的小群体,而汉人则占该市人口的压倒性多数。然而,单纯的地方性矛盾从来不会导致有数百人的死亡,造成这种规模的杀戮的是更深层次的力量。同样,单纯的地方性矛盾不至于打消国家主席胡锦涛原定在意大利参加G8峰会的计划。

汉族人迁入新疆和维族人的贫困化都是中国资本主义复辟以及中央要强化其在帝国边疆的外围地区的权力所导致的结果。导致暴乱发生的事变的顺序实际上清晰地表明了这点。

新疆省是位于中国最西部的省份,它一向是中国最落后最贫困的地区之一。结果,维族青年工人被迫要前往飞速发展的东部沿海城市做移民工。在大型的建筑工地旁到处开设的街边食物摊档售卖清真食物,它们是供给信奉回教的维族工人的。

两个星期前在广东省韶关市,一家受中国出口贸易衰减重创的玩具厂的厂长征募了一个新疆工人,因为他偿付给新疆工人的工资比当地工人的工资要低。对此不满的当地失业工人就散播谣言说维族人强奸了当地的妇女,结果导致了对维族人的攻击,有两个维族人被打死。然而,袭击的过程还被拍下来并上传到互联网上。正是这个杀死维族移民工人的证据导致乌鲁木齐发生了初始的抗议示威活动。

乌鲁木齐的警察,和其他地方的警察一样,把这种示威看作是对国家政权的威胁并用暴力驱散了示威者。仅仅是到这时候,愤怒的维族示威者才把怨气发泄到当地汉族平民上。显然,这种暴力方式是错误的,它几乎肯定地会加深该城市内两族人民的鸿沟;但一族人民享有特权并强使另一族人民受到排挤毫无疑问也会加深这个鸿沟。

维族人民在自己的家园里为什么以及如何成为少数族群的呢?为什么数百万的汉族人会在过去约十年的时间内突然决定迁徙至新疆——这个也许是这个最落后的地区呢?这当中既有经济上也有战略上的考虑。在新疆广袤的沙漠和平原下面埋藏着丰富的石油、天然气和煤,这些资源关乎着经济发展的命脉。尽管北京及统治党共产党宣布它尊重“少数民族”的权利,但实际情况却是它在“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意识形态内使少数民族都受到汉人的统治。它不是,好比说,称之为“亚洲民族大家庭”,而是“中华”,而“中华”自然意味着“汉人”。

因此,北京不愿意看到这些资源的开发权掌握在当地土生居民——维吾尔族人——的手里。在共产党看来,这些是中国的资源,应当用于中国的发展;地方性的发展只会给一个维吾尔国家从中国分裂出去提供物质基础。这就是国家鼓励汉族人移民到新疆的诱因所在,许多移民者是因为工业发展而被驱离出村庄的。现在这些移民者已经成为新疆省人口的多数,他们集中于市镇,在新的经济发展中受偏袒,得到不均衡的利益。

另外,新疆还有一条长达4200公里的管道通过其中,它把塔里木盆地的天然气输送到中国的各个工厂;北京为了在军事上保护这个具有战略意义的资产也会强化对新疆的控制。

上述这些情况为我们提供了理解这场血腥事件的更广阔的背景。维族人民显然是一个被压迫的民族,他们被有系统地排斥在自己本土的资源之外,不能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文化诉求(其核心是伊斯兰文化),并且作为中国资本主义发展的劳动力后备军而遭受超级剥削。对于革命共产主义者——也就是始终如一的民主主义者——而言,他们任何反压迫的斗争都应当得到无条件的支持。尽管我们并不赞成他们为争取民族解放所使用的这种手段,但是我们认可他们为了与压迫作斗争而有使用任何手段(包括这种)的权利。被压迫者的暴力与压迫者的暴力永远也不能等量齐观。

中国的共产主义者,和所有多民族国家内的共产主义者一样,必须不仅要求国内一切种族团体和各民族之间在各个领域的平等并为之奋斗,而且要支持被压迫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也就是,包括分裂出去建立一个独立国家的权利——假如他们的人民愿意的话。这是建立一个能弥合民族的鸿沟并有效反抗资本主义剥削和国家压迫的工人阶级运动的唯一基石。

第五国际为以下目标而斗争:
推翻官僚独裁。
结束民族压迫!
给所有被压迫民族以民族自决权!
在中国建立一个革命的工人政党;
建立无产阶级的中国,并加入亚洲工人国家联邦!